内蒙赤峰市分茄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- www.citadeloutlets.cn

homepage | contact

应注重创意策划和包装

2020-11-15 15:28

“承接搬迁的新市场,应注重创意策划和包装。”王秀模建议,愿意承接的市场方应主动而为,做出影响力,吸引消费市场后,经营户才会主动前往。

据悉,盘溪置业有限公司旗下渔人湾码头水产市场(建设中)由观农贸、重庆万水源水产品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投资。其中,万水源与另一家公司的几十名股东,就是西三街从事海鲜和淡水鱼批发的老板们。

与江津双福、渝北三亚湾不同,江北盘溪将西三街部分经营户拉上了自己的“战车”。

张红说,渔人湾码头凭借股东资源优势,目前有400多家本土水产经营户登记将入驻。同时,渔人湾码头市场位于石门大桥下的嘉陵江边,地处城区中心点,相比三亚湾和江津双福配送成本较低。同时,靠近江边,用水成本较低。此外,市场配套功能完善,不仅设置了1000个停车位,市场内还采取空气除臭技术,进入市场市民闻不到臭气。

西三街水产市场,是自发形成壮大的传统专业市场,如何才能搬大搬活?

座谈会持续了两个多小时。国际农贸城管理方表示,在市政府支持下,双福将打造成西部最大的农副产品一级批发市场。双福一大优势,就是有雄厚的资金实力保障,可提供最优惠的政策,你们有什么条件尽管提,我们要“放水养鱼”培育一个全新市场。

渝北三亚湾市场提供的一份市调报告显示,全国人口近千万的特大型城市中,海鲜水产市场年总营业额都在100亿元以上,而重庆目前只有60亿元。作为目前重庆海鲜水产买卖的主阵地——渝中区西三街,条件极其简陋,早已不能满足需求,一个设施良好、配套齐全的市场,将真正引爆重庆市民对海鲜水产的消费。

其实,争夺西三街水产市场经营户的不光是双福,还有渝北三亚湾水产市场。

廖守国说,水产市场具有抱团经营的显著特点,买家热衷西三街,因为这里货物种类很齐全,能满足购买方的多样化需求。虽然水产经营户们也清楚,相比江北、渝北、江津三地,西三街的房租和人力成本都是最高的,但是如一个市场分一块,无法满足客户购买水产品的多样需求,其结果是各个市场都做不起来。甚至水产市场被分割后,重庆区县的业务就会被成都、西安等周边省市的市场抢走。

15日下午到达座谈会现场后,罗世助发现,双福国际农贸城管理公司从董事长到管理班子成员都到齐了。

市水产协会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,我市水产年销售值在60亿元以上。三分之一销往主城各大酒楼和居民,三分之二在各区县及周边。其中,西三街水产市场130多家经营户占全市销售额的八成。也就是说,西三街水产市场一年销售值在50亿元左右。

江北盘溪置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红称,盘溪水产市场发展5年来,以经营淡水鱼为主,但经营品种单一影响发展。承接西三街水产经营户,能完善业态,突破发展瓶颈。如何抓住西三街的水产经营户,盘溪置业选择了一条与“绑定”经营户共赢的路径。

渝北三亚湾、江北盘溪,再到新秀江津双福,三地极力争夺西三街水产市场经营户的热情,缘于西三街水产市场要搬迁。

今年春节期间,三亚湾水产市场邀请了西三街经营户们,搞了一次团拜会。三亚湾市场管理公司总经理邓履忠在敬酒间歇,向经营户描绘了三亚湾诱人的蓝图:三亚湾将在渝北区政府强力支持下,打造以海产品为主、淡水产品为辅,集批发配送、餐饮娱乐等为一体的海鲜美食街,专业市场体量达到12万平方米。目前,扩建5万平方米三期项目正在申请规划调整,计划本月内开建。

三地的热情和诚意,让西三街水产经营户们喜忧参半。市水产协会会长廖守国说,三地水产市场的竞争,会给西三街经营户带来利益的最大化。但经营户们担心三地的竞争,会让重庆水产市场“四分五裂”,伤害大家利益。

西三街水产市场要搬迁,渝北三亚湾、江北盘溪、江津双福三地闻风而动,纷纷邀请经营户座谈、抛出优惠政策、强化自身优势……全力以赴争夺西三街水产经营户。

事实上,三亚湾市场2009年开业时,曾在主城刮起“吃海鲜到三亚湾”的消费旋风。当时,西三街部分经营户曾前往三亚湾开店,后因少数商家短斤少两欺诈经营及修建机场路,人气大幅下滑,部分西三街水产经营户随即撤离。

“经营是要算成本和利润的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参会经营户说,江津双福的优惠政策、新市场的环境没得说,但西三街三分之一的水产是卖给主城各大酒楼和市民,配送的距离有点远。在西三街配送,派摩的30~50元就可送到酒楼,如果在双福,配送一趟至少要200元左右。

“要搬必须一起搬,不然,生意就被其他人抢跑了。”西三街一经营户说,但靠经营户们自觉“整齐”离开西三街几乎不太可能。廖守国也表示,西三街经营户最大心愿,是希望重庆形成一个大型水产中心市场。

邓履忠说,为扭转三亚湾经营诚信问题,渝北区商委、工商、质监组成的三个消费者维权站,成为市场常设机构。这些举措可打消消费者的顾虑,让西三街经营户重燃信心。

王秀模认为,依据当下各方态势,依靠市场和行业力量实现西三街的整体搬迁不太现实。他建议政府尊重行业规律、出面协调,通过规划引导,避免恶性竞争。

其实,除了与江津双福国际农贸城座谈,近期,罗世助及西三街的水产老板,频频受到渝北三亚湾、江北盘溪、江津双福三地的邀请。

重庆社科院企业研究所所长、研究员王秀模认为,水产市场属于典型的商业业态集群行业。除了市场经营户的数量外,还有一个显著属性,就是行业结构依存度较高。因此,水产市场的搬迁,应充分考虑结构依存度。搬迁后的水产市场要形成气候,建议整体搬迁到一个区域,形成一个中心大市场,才能继续形成强大的影响力和辐射力。

就在15日上午,渔人湾码头水产市场董事长吴迎带着公司班子成员,前往台湾等地的水产市场考察。

渝中区政府决定搬迁西三街水产市场,面对50亿元的市场“蛋糕”,渝北三亚湾、江北盘溪、江津双福意识到“机遇来了”,都将西三街经营户视为“香饽饽”。

同时,邓履忠认为,三亚湾有承接西三街水产市场的最大优势,这里区位优势明显——距离机场只有两公里。海鲜都是乘飞机而来,运抵三亚湾的物流成本,比主城西三街和盘溪都要低10%左右。

目前,机场路修通,外部硬伤已解决。今年“3.15”期间,三亚湾市场方联合工商、质检等部门,对短斤少两、以次充好的经营户曝光打击。通过刮骨疗伤,让西三街经营户看到三亚湾重新站起来的决心。

公开信息显示,江津双福的国际农贸城,由国资渝惠集团主导投资,一期2000亩农副产品专业市场将于年中开业,水产是其经营板块之一。如果将西三街水产经营户拉过去,双福市场水产品经营无疑要顺利得多。

“渔人湾市场解决了当下西三街的所有弊端。”张红信心十足地表示,他们的区位条件和股东资源,对西三街经营户极具吸引力。

从事水产冻货批发十余年的罗世助说,座谈会一开始,双福国际农贸城负责人就表态“进市场需要什么条件,尽管提”。

正是看到这块“蛋糕”,渝北三亚湾、江北盘溪、江津双福都主动出击,向西三街经营户不厌其烦地阐述自身优势。于是,西三街的水产经营户们,成为三地市场的座上宾。罗世助说,过去半年内,他和西三街的一批老板,至少三次接到双福国际农贸城的考察邀请。

15日下午,西三街水产市场十余位老板,受邀与江津双福国际农贸城进行了座谈。